心存怨念的Box

看……置……顶……

【牌快】易拉罐

#文风离家出走#
#是我的错我应该让他们好好的#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晚上,
又到晚上了。
白天清晰可见的一切,此时都成都成了描不出轮廓的色块,像是大片大片的剪影。没有星星,夜空从来就是漆黑一片。光源来自楼对面马路上的昏黄街灯,和红的绿的霓虹灯,实在扎眼。除了街上偶尔飞驰而过的轿车,根本看不见任何在移动的活物———如果车也算得上是活物的话。
Pietro靠在阳台的外沿上,将手中易拉罐里的残余液体一口咽完。
他之前根本没碰过酒,当他在酒吧等那个法国男人的时候通常会逛来逛去。但偶尔他们见面的时间很晚,嘈杂绚烂的酒吧里甚至都没人的时候,Pietro就会趴在柜台上打一会儿瞌睡。
除非他憋不住了,迫切的需要交流。
他还记得那个年轻的短发女孩,正值青春年华,那时却意欲用酒精把自己淹死。
“酒喝起来是什么感觉?”
他听见自己问。
那张疲倦、仿佛被扼去所有精力的脸转了过来,她扯出一个精疲力尽的微笑,回答道:
“第一口,你会觉得喉咙像被火烧了一样,胃一阵恶心。”
“第二口,喉咙甚至都说不出话了,而胃疼得要命。”
“第三口,你拼命的想'不行,我要吐了'可就是怎么也停不下来给自己灌酒。”
“接着,你喝着喝着就发现自己泪流满面。”
“你就再也离不开它了。”
女孩笑了笑,然后再也没有说话。
酒真是个害人的东西。
他目送那个徘徊在崩溃边缘的女孩离开,她的高跟鞋踏出的声响在宁静的午夜格外唐突。
Pietro没有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至少要比他想象的可怕的多。
等他回过神来,再抬起头来打量这个沉浸在墨色中的世界时,能看见的灯光已经熄了大半,光芒集中在街两边永远暗不下来的的路灯上。
脸上湿湿的。
他们到底是怎么结束的?
那个曾经喜欢带着他到处跑,喜欢把他抱在怀里,喜欢把他的头发揉来揉去,喜欢给他买多的吓人的零食,喜欢给他突如其来的一个吻的人。
怎么突然不见了?
怎么会呢?
好奇怪。
Pietro莫名感觉鼻子一酸,从心底窜出的火焰让他猛地把手中的易拉罐,狠狠地,狠狠地往街边看起来最温暖的地方砸去。
可是他想像中的巨响并没有响起,或许它落到了草地里还是其他的什么。
然后他什么也没做,慢慢的蹲坐到了地上,只是抱着膝盖啜泣着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评论(5)
热度(82)

© 心存怨念的Box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