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存怨念的Box

看……置……顶……

【全员向】人类清除计划(一)

#人类清除计划AU#
#红银非亲生姐弟关系#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【两年前,大清洗夜晚】
Pietro转身跑进一条漆黑的小巷,地面坑坑洼洼,血水甚至没过了他的整只脚。
他紧张的向后瞟了一眼,没人,那些疯子总算没有再追来。
也许是盯上了其他目标。
“嗯………好痛…”刚放松下来的情绪马上又被疼痛感唤醒,借着月光,Pietro发现他的衣服几乎快被左肩的伤口渗出的血打湿了。
该死,整条胳膊都疼的像要掉下来一样。他搀着墙,一瘸一拐的往前走。浓稠的血液顺着他的足迹滴了一路,他明白这样很容易暴露,但是怎么样都不可以停下来。“不行…不能倒下…会被杀的…”
他断断续续的想着。
直到一把抵上太阳穴的枪彻底让他清醒了过来。
…没办法了,真的就要死在这里了吗?
“嘿,小孩,你还好吗?”
枪口离开了他。
他艰难的转过头,努力忽视掉肌肉拉扯带来的疼痛。
是个女孩,看起来要比自己大,棕色的头发,穿着黑裙子,外面套着一件红色的夹克,但脸上沾满了血污。
“…………你”
“你认为我像吗?那些杀人狂?”她好像知道自己要问什么,一脸不可置信的笑笑。
街头突然晃过几个人影。
女孩马上拉扯着把他塞到草丛里,接着自己也躲了进来。
“哦天哪…有人要来杀你?”她无意中看到了他的伤口。Pietro左肩上的伤口很吓人,从颈脖一直被切开到胳膊,有些地方甚至露出白花花的骨头。
“在街口…为了躲那几个拿着链锯的混蛋,换了一条路…结果又遇到了其他人…逃跑的时候被划了一刀…”
“真倒霉,”她撇撇嘴,拿出不知道从哪来的绷带给他包扎,“我叫Wanda。”
“谢谢你,Wanda…我是Pietro。”
“别谢我,这是应该的。虽然那些人并不这么想…”Wanda完成了手中的活。“你为什么要跑出来?明明知道外面很危险。”
Pietro愣了一下,强忍住即将涌出的泪水:“他们闯进了我家,然后…只有我一个人逃了出来。”
“哦,抱歉…”年长的女孩皱了皱眉,说道:“我那个酒鬼父亲朝我母亲开了一枪,我眼睁睁看着她倒在地上。”
Pietro吸了吸鼻子。
“……然后我就杀了他…今天可是大清洗。”她继续讲了下去。
“不用负责是吗?”他苦笑两声。
Wanda垂下头,看不出她的表情,“他早该死了。”
远处响起几声枪响,紧接着是一阵怒号、哭声,即使在这个血红的夜晚只是冰山一角。
Wanda轻轻把Pietro揽进怀里,和他靠在一起。
她说:“我们都没有家了,你就作我弟弟吧,Pietro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这里真的安全吗?”
Remy扒开百叶窗,看着楼下那群戴着小丑面具的疯子们端着枪扫射了一家可怜人。
只有一个少年踉踉跄跄从一边逃跑。
他目送着少年离开他的视线范围后,才松了一口气。
“你要是觉得不安全你尽管下去玩儿。”Logan窝在沙发上,把手中的啤酒一饮而尽。“还有,最好别站在窗边,免得你待会儿被爆头。”
Remy笑了笑,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。“你真的放心你的小男友?”
“他啊,”Logan随手把啤酒罐甩到一边,“敢去上街大清洗的人都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:不能攻击验伤车。”
“真的?”
“………当然,有时候说不准。”
电视上惨红一片,来回播放着大清洗的注意事项。
这也许是一年之中唯一可以不用受到肥皂剧残害的一个晚上了。
“你喜欢大清洗吗?”
Logan突然问道。
“牌桌上会少很多令人讨厌的人,这一点我非常满意。可惜也会少很多漂亮女孩。”Remy耸耸肩,“你呢?”
“一般。”
“嘿,别敷衍我。”
“一夜之间死的人我几乎都认识,这种感觉不太好。”
“…………也是。”
“我先睡一会,万一有不怕死的敢来敲门就替我一枪崩了他。”Logan闭上眼睛。
“遵命,长官。”他笑着,又站在了窗边,看着这混乱的世界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莫名其妙又开始挖坑的我,
估(jue)计(dui)是填不了坑了
EC下篇出…应该可以带天使夜和冰火(吧)
感谢一直耐心看到这里的你————!

评论(6)
热度(101)

© 心存怨念的Box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