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存怨念的Box

看……置……顶……

【全员向】请问为什么连监考老师都是Erik?!

#月考我要做第一排#
#哈,我要带着我后面的一起挂科#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不知道Erik到底对一班有着怎样的执念,反正当他抱着一堆卷子走进考场的瞬间,整个班都炸了。
“怎么又是你———!”
说好的监考老师是Hank呢!
说好的考试可以无忧无虑的作弊呢!
啊?!!!!!!!!
Erik面不改色:“至于这次考试,我想大家都会发挥得特别好,毕竟这都是Charles给你们复习过的内容。”他双手撑着讲台,目光扫过下面还处于崩溃状态的同学们,“如果你不会做,那只能说明……”
Erik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:
“你没有认真听他的课!”
同学们抖了抖。
“就这样,发试卷,开始考试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救命!”Pietro向后仰,“怎么办怎么办,我在第一排,那考试靠你了。”
坐在后面的John一脸不屑:“我还坐在第二排呢我,不过放心,我一定会带你挂科。”
“…………”Pietro欲哭无泪。
“你别这样,”John安慰道,“下个星期Bobby才能换到前面来,这次我们是都抄不了了。”
某被提名学霸正坐在最后一排,安安静静等卷子来,临危不乱,从容不迫。
“好吧那我不管了,听别人班说这次卷子贼难,互相帮助我起码还可以多给你几个错答案,多坑你几分。”说着Pietro就转了回去。
John在他背后比了个中指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要和Pietro传答案是件非常考验技术的事。
首先,他要先控制好速度,绝对不能太快。如果太快,虽然老师是看不见,但John的卷子就可能因为这一举动被风刮跑。而且,Pietro也不能转过上半身来递纸条————试卷同样会被吹走。
不要问他是怎么知道的。
其次,他们俩都坐在前两排,万一Eric拖个凳子坐在教室前面就完了。
在老师眼皮子底下传答案?简直和在Remy旁边撩妹子一样可怕!
嗯,的确很可怕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卷子终于发完了,就看Erik准备坐在哪儿了!!!
Pietro瞟了一眼卷子。
淦,选择第一题看起来要算好久。
淦,选择第二题题目怎么这么长。
淦,选择第三题说的是什么玩意。
淦…………我选择放弃。
果然还是得抄。
只好祈祷Erik千万不要坐在前面了!
“我愿意用我三十岁前都找不到女朋友换Erik不要坐在前面。”他在心里拼命祈祷。
Erik发完卷子后绕着教室走了几圈,到处审视一边后,挥手举起一把椅子朝前面飘去……
“一辈子找不到女朋友好吧!一辈子!!!”Pietro感到一丝害怕。
椅子“啪”一下落在他桌前。
后面的Jean被脑内突然炸出的,属于某银的一串尖叫吓了一跳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老天:不要以为我不知道Remy是谁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你知道有一种绝望,叫做“你爸坐在你对面亲自给你监考”吗?
不过值得庆幸的是,Erik还没有真的做到只给Pietro一个人监考,时不时的到处望。
这次Erik向左边看去,他完美地抓住了这个绝妙的空当!
他抓起早就写好都捏出汗的纸条,把手别到背后,丢在后座的桌上……
然后手就动不了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你知道有一种绝望,叫做“你忘了你爹名字叫'万磁王'”吗?!
“你在练瑜伽吗。”Erik表示冷漠,“还专门挑在考试的时候?”
“不不不不不…”Pietro慌忙解释道,“呃………今天蚊子很多嘛…”
“现在都十月了,Pietro。”
“啊…是吗…那…那就是有苍蝇!”
Erik继续表示冷漠。
“………能先把我的手放下来吗…”被瞪怕的Pietro斗胆提出了这个要求。
“行了,你不用做了。”他说。
“???????”
“看来一个老师监考一个班对你来说没什么用,”Erik邪魅一笑,“那我就让你试试一个班的老师监考你一个,怎么样?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后续:
(啊?还有后续?!)
“为什么你及格了!!!”
面对Pietro的质问,John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笑。
“我在第二排,不在Eric面前,”他耐心的解释道,“Bobby的答案从他手里,经过Warren、Ororo、Jean、Anna、Scott、Kurt、Kitty,最后传给了我。”
“………”
莫名被喂了一嘴狗粮的Pietro今天还是很心塞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啊啊啊我写完啦!
我好棒!!!
(抱住胖胖的自己)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————!

评论(4)
热度(438)

© 心存怨念的Box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