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存怨念的Box

看……置……顶……

【全员向】我迟早要投诉门房大爷

#把八百年前记的梗翻出来了#
#谢谢帮我这个老年人回忆的大家#

*居然一个全员向都能写这么长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Remy从踏进办公室开始就一直面色阴沉,一副“我今天心情特别差小心我打人”的表情。

“怎么了?”
Charles关切的问。

“我觉得Logan也太不负责任了,”
他满脸不高兴,
“我一直都很想投诉他,但看在我们以前还算'不错'的兄弟友谊上,我总是憋着没说。Logan之前就这样,他总把别人东西到处放,一回头又忘记刚才放哪了,结果………”

“呃,好吧,到底怎么了?”Charles打断了他,比起旧账,Charles更愿意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。

“他一个管门房的,不是把快递弄混,就是把快递弄丢。”

“可是他把我订的猫砂搞掉已经是第三回了!!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Logan作为一个历史老师,兼门房大爷,能非常出色的把门房搞成古代遗迹的样子。

一踏进去,满屋子的烟味不说,快递包裹在地上乱堆,让人不知道往哪里走下一步。

而且态度还不好,听说来取快递的问几句他就不耐烦,手一挥让他们自己找去。

还区别对待,把某班Scott同学的包裹整整齐齐码在触手可及的地方,来的时候和颜悦色的递给他。

………这,能坚持这么久不被投诉也是不容易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事实上,Warren和John也有快递莫名其妙不见的烦恼。

他俩经常一起合伙买点东西,一般是吃的。

因为Warren每次都要带点给Kurt送去,而且Pietro太能吃了,所以他们没有把这件事告诉Pietro。

然而………
每次去门房找包裹的时候总找不到。

“………我能保证东西寄来了。”John说,“刚才快递员还给我打了个电话过来。”

“你说……会不会是Logan私吞了。”

Logan转过头瞪了Warren一眼。
“…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对Logan的警戒一直持续着,直到John在Pietro床底下发现了零食袋。

“解释一下?”John决定严肃对待此事,“首先问你一句,你偷了多少次了?”

“从第二次你们买东西开始,我就顺走那么几包…但是这次你们买的Twenkies太多了,所以才没忍住。”Pietro落落大方的承认了罪行。

“从第二次到现在??!”
Warren震惊,
“你居然瞒了我们这么久?!”

“我瞒你们?!”被审问的某人不高兴了,“不是你们一直瞒着我吗!!!”

“你拿我们东西还有理了?!”

“好东西要大家一起分享啊!”

“你之前又跟我们分享过吗?”

“我怎么没有了!!!”

“你……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Warren和John达成协议,在网上买泻药放Pietro水杯里。

什么?投毒?

这是泻药啊哪是投毒呢?!

再说了,这还是为民除害,怎么了!

为了保证能在第一时间取到快递,百分百保证这个被寄予厚望的包裹不会惨遭意外,John和Warren甚至天天蹲在门房里等着。

Logan还各种不愿意,理由是上次Warren那番话惹他生气了。

所以他只批准John进门房等,但Warren不行。

毕竟John还可以帮他点烟什么的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John一大早接到电话后马上赶去门房,在一堆快递里面扒拉。

然后兴冲冲的抱着包裹回寝室了,和Warren一起在Pietro所有饮料里放了足够让他难受好几天的量。

泻药上神秘的中国文字看起来非常流逼。

“大功告成,等着看好戏吧。”Warren说,“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他溜去厕所的样子了。”

“其实我还在质疑这方法到底有没有用……?”John提出疑问,“他速度那么快,跑去厕所我们又看不见。”

“但起码他这段时间没心情偷咱们的零食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到了下午,Pietro半点想跑厕所的感觉都没有。

倒是Erik因为腹泻请了一个下午的假。

Warren和John突然感觉大事不妙。

“不对,我们明明是放在Pietro杯子里的啊?”John说。

“………”Warren认真回忆了一下今天早上的工作流程,但好像没有哪里不对。

“早上先在Logan那里拿了东西…回去后直接放在了Pietro的杯子里啊,”John整理了一下,“没毛病。”

……等等!!!

Warren和John又抬起头,惊恐的对视一眼。

该不会拿错快递了吧!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们飞奔去门房的后并没有找到Logan,但在门房门口遇见了Jean和Jubilee。

她们俩看起来也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。

“怎么了?”John停下来问道。

“好像拿错快递了………”Jubilee看起来都要哭了。

“天哪…”Warren大惊失色,“你们买的什么?千万别告诉我你们买了一大袋子老鼠药!”

“不是,但比那更糟。”Jean替Jubilee回答,“就是一小袋一小袋分开装的那种玩意儿。”她比划了一下。

Warren现在可以确定他们绝对拿错了。

“到底是什么………?”
John心脏狂跳。

“我上次生物没及格,然后我去办公室找教授。因为我觉得我不可能只得那么点分——”Jubilee顿了一下,“结果Erik认为我打扰了他们俩,或者是其他的什么……反正就直接把我赶了出去。”

“你只要告诉我们你买的是什么就够了!”John有些激动的打断了她。

Jubilee接着说下去:“他不是看不起我生物不及格吗!!!我就让他看看是谁生物差!!!”

然后她突然脸红了一阵。

过了半天才说:
“………好吧我买的是一种叫……”

“空孕催奶剂的玩意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第二天Pietro也请假了。

Erik也没回来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Charles的电话响了。

Charles:Erik?你现在怎么样了?

Erik:我还在医院里……别担心,我没事。

Charles:那就好。

Erik:今天Pietro有来学校吗?

Charles:怎么了???他今天请假。

Erik:我刚才去厕所,在妇产科门口看到Gambit带着一个跟Pietro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在排队。

Charles:……………???!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真的是八百年前记的梗hhhhhh
(挑战成功:用特别黄爆的东西写欢脱全员向)
最近可能要疯狂写文,因为马上开学……再拖就没机会了qwq
最后,谢谢一直看到这里的你!
无论是小红心小蓝手评论关注私信都是对我最大的支持!
爱你们哦❤️
(请不要吐槽我烂到家的排版…
(捂脸

评论(42)
热度(338)

© 心存怨念的Box | Powered by LOFTER